今天是:
理論研究 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(yè) > 理論研究 > 正文

張國雄教授談華僑新生力量在海外崛起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6-03-29 10:15:08 來(lái)源: 點(diǎn)擊次數:

 

     五邑華人華僑新生代嶄露頭角,獲得海內外社會(huì )各界的認同和贊譽(yù),成果來(lái)之不易。五邑華僑文化資深研究學(xué)者張國雄教授以駱家輝先生的一句原話(huà)引入,概述五邑華僑華人新生代在海外的發(fā)展歷程,并分析華僑華人新生代青年在新時(shí)代下?lián)數闹匾巧?/span>

     “一英里走了一百年”的縮影

     祖籍臺山的駱家輝先生曾在多個(gè)場(chǎng)合動(dòng)情地提到一句話(huà):“就是這一英里,我們家花了100年才走完!”。很多外人看來(lái),這是一個(gè)華人后代實(shí)現美國夢(mèng)的簡(jiǎn)短概括。然而,在五邑僑鄉,駱家輝祖父的故鄉,這句話(huà)不僅是駱氏家族在美國打拼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,也道出千千萬(wàn)萬(wàn)五邑籍華僑華人在海外拼搏的艱辛歷程。    
     一百多年前,駱家輝的祖父駱世澤來(lái)到美國,在一戶(hù)有錢(qián)的白人家庭當雜役,這戶(hù)人家距離州長(cháng)官邸不到一英里。1996年,駱家輝高票當選美國華盛頓州第21任州長(cháng)。當他跨進(jìn)州長(cháng)官邸時(shí),距離其祖父踏上美國土地,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近一個(gè)世紀。對此,他發(fā)出由衷的感嘆,一英里走了一百年。    
     五邑籍華僑華人對這句話(huà)有著(zhù)深刻的體會(huì ),內心觸動(dòng)泛起的漣漪,回憶起家中祖輩先僑出洋旅途顛簸,在海外艱苦奮斗的辛酸經(jīng)歷,也承載著(zhù)華僑新生代對夢(mèng)想不懈的追求和對未來(lái)生活的憧憬。駱家輝先生的一句說(shuō)話(huà),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,凝聚了新一代五邑籍海外華僑華人青年發(fā)憤圖強的縮影。    
     “這句話(huà)形象地概述了五邑籍華人華僑在海外一百多年的歷程,從老一輩華僑到僑胞新生代在美國打拼奮斗,逐步融入主流社會(huì )這樣一個(gè)過(guò)程。經(jīng)歷三代人的拼搏,跨越了一百年,才邁過(guò)了這一英里的距離。時(shí)間很長(cháng),距離很短,可以想象當中的過(guò)程是如此艱難?!睆埥淌诟锌卣f(shuō)。    
     五邑華僑出洋謀生,在僑居國落地生根,像駱家輝這樣的華僑第三代、第四代已經(jīng)是走出唐人街,融入到當地主流社會(huì ),并取得令人欣喜的成就。這恰恰反映了五邑籍華僑在海外頑強拼搏奮斗的一段歷史,路途很近,只是一英里,事實(shí)是依靠三代人的積累與艱辛,從自己熟悉的文化圈融入當地的文化圈,突破唐人街狹小的區域走向更大的社會(huì )空間,而且被這一社會(huì )空間的人所認同,文化相融被社會(huì )認可,成為骨干精英,貢獻社會(huì )。

    百年歷程沖出唐人街

    自19世紀50年代,大批的五邑先僑到北美地區修筑鐵路,開(kāi)采金礦。他們文化水平不高,欠缺技能,在家鄉只是以務(wù)農為生;即使到了海外,他們也只能繼續以出賣(mài)苦力謀生,一直聚集生活于同鄉的社交圈子,這形成最初的“中國營(yíng)”,后來(lái)逐步發(fā)展成為“唐人街”。    
    無(wú)論是在修路工地還是金礦礦場(chǎng),都是由當地的僑團組織承擔美國當地的工程,再招募華人勞工工作。當鐵路修筑完成,金礦挖掘竭盡的時(shí)候,同時(shí)面臨遭受1882年美國排華法案的頒布實(shí)施,華僑只能退回唐人街,沿鐵路線(xiàn)的中國營(yíng)逐步消失,大批華僑折返到大城市的唐人街避難。之后,他們只能局限在唐人街生活,依靠洗衣、理發(fā)、售賣(mài)雜貨、從事餐飲、中醫服務(wù)等小生意,并招聘同鄉一起共事謀生。隨后,利用信息流通的渠道,華文報業(yè)也在唐人街出現?!安糠秩A僑好不容易忍受數月風(fēng)浪顛簸,漂洋過(guò)海來(lái)到異國他鄉謀生,因為語(yǔ)言不通,直到終老始終沒(méi)有離開(kāi)過(guò)唐人街?!睆埥淌诒榈卣f(shuō)。這是第一代五邑先僑在美國的生活狀況。    
     第二代五邑華僑集中于19世紀80、90年代至20世紀初期這段時(shí)間,逐步從家鄉通過(guò)口供紙的形式,移民到美國居住,以求家庭團聚。這批人在家鄉接受教育,文化程度有所提升,但大部分人到了美國以后,依然以生活在唐人街為主。他們的父輩深刻體會(huì )沒(méi)有知識只能靠出賣(mài)苦力謀生,過(guò)著(zhù)艱苦的生活;第一代華僑即使生活再艱難,也不嫌辛苦地賺錢(qián)供養子女讀書(shū)。當地的僑團組織或宗教團體在唐人街開(kāi)辦專(zhuān)門(mén)針對華僑子弟的學(xué)校,以幫助他們了解和適應當地的生活文化。   
     到20世紀中期,華僑第二代逐漸成為唐人街范圍內各行各業(yè)的骨干,甚至有人開(kāi)始走出唐人街,接觸當地社會(huì )的新事物。比如恩平籍的馮如,他積極學(xué)習進(jìn)修航空專(zhuān)業(yè),并在國內抗戰的時(shí)候回國參軍支援。時(shí)代的變遷,讓華僑第二代有更多的機會(huì )接觸美國社會(huì ),比如報名加入美軍部隊。 
     1941年,美國為了抗擊日本侵略,太平洋戰爭爆發(fā),盡管華僑還不能加入美國籍,但他們依然踴躍參軍。代表美國出戰的華僑,隨部隊到達東南亞戰場(chǎng)和歐洲戰場(chǎng),與美國軍人一起出生入死。戰后,他們以幸存者軍人的身份回到美國,由于在戰場(chǎng)上浴血奮戰,和1943年排華政策取消,這些曾經(jīng)參與美軍作戰的華僑終于獲得申請加入美國國籍的機會(huì )。這些在中國出生長(cháng)大的華僑第二代盡管長(cháng)時(shí)間在美國生活,依然保持濃厚的中國情結。他們大部分人回國娶親,組織家庭,然后把家人以軍人家屬的身份申 請到美國定居。    
     1945年后,美國對華移民政策的改變,無(wú)論是移民美國或是在美國出生的孩子的命運都得到改變。五邑華僑的第三代普遍是在美國出生,他們的家或許還是住在唐人街或周邊的社區,但已經(jīng)享有美國國籍。尤其是在二戰結束以后,美國民權運動(dòng)的興起,獲得華僑僑領(lǐng)、大學(xué)教授等先進(jìn)人士的聲援和推動(dòng),大大改善華人華僑華裔在美國的社會(huì )地位。第三代華僑有更好的條件接受高等教育,畢業(yè)后,獲得更為平等的機會(huì )進(jìn)入美國各個(gè)行業(yè)工作,走進(jìn)自己熟悉的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,經(jīng)過(guò)奮斗,成為骨干精英。   
     第三代、第四代華僑開(kāi)始出現“香蕉人”現象,黃皮白心,華裔的外表,西化的思想;或是ABC(American born Chinese)、BBC (British Born Chinese)的說(shuō)法。他們的內心、觀(guān)念和語(yǔ)言基本被當地化,但受家庭長(cháng)輩的影響,能說(shuō)上幾句家鄉方言。     
     張教授總結說(shuō),“第二代以后華僑生存狀況的變化與他們在美國的奮斗離不開(kāi)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這一特殊的年代,第二代華僑與美國人融在一起,在同一條戰壕里,一致對外拼殺,經(jīng)歷生死。隨后美國對華政策的改變,尤其是20世紀60年代美國民權運動(dòng)爆發(fā),改善華僑生活。社會(huì )大環(huán)境的變化,讓第三代、第四代華僑更好地融入到主流社會(huì ),華僑新生代基本已經(jīng)走出唐人街?!比A僑從第一代到第四代用了百年的時(shí)間沖出唐人街,盡管過(guò)程艱難,但五邑華僑華人最終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。

    新時(shí)代五邑移民趨勢

    現今,五邑籍旅居海外的華僑華人多達400萬(wàn),遍布全球107個(gè)國家和地區。因此,民間有“海外一個(gè)五邑,國內一個(gè)五邑”的說(shuō)法。中國大陸在上世紀80年代實(shí)行改革開(kāi)放政策,對外交流日漸頻繁。上世紀90年代后期開(kāi)始,一部分西方國家迎來(lái)新的移民潮,海外留學(xué)移民成為一部分人追求的生活方式。 “新一輪的人口遷移現象出現于國內改革開(kāi)放過(guò)程中,既符合時(shí)代發(fā)展的趨勢,又帶有五邑僑鄉的地域文化特點(diǎn)?!睆埥淌谡f(shuō)。    
     中國國門(mén)打開(kāi),跟外國的交流繁密。五邑地區的獨特性來(lái)源于改革開(kāi)放前,五邑華僑跟海外親屬的密切關(guān)系,使移民潮啟動(dòng)得相對較早。以家庭團聚為目的的移民方式,申辦過(guò)程較為順暢,這也使得五邑地區的移民潮一直保持平穩增長(cháng)的態(tài)勢,一直延續到今天,實(shí)現常態(tài)化。家庭團聚移民是壯大海外五邑華人華僑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。    
     無(wú)論家庭團聚移民或是婚姻移民,在新時(shí)代海外新移民當中最具特點(diǎn),因為這部分移民群體集中是相對文化程度較低的勞動(dòng)階層,受外語(yǔ)能力局限,他們到了海外,只能聚集唐人街,重復老一輩華僑的辛苦體力工作。張教授說(shuō),“他們的子女走出唐人街讀書(shū),開(kāi)始適應和融入當地的生活。很多人坦言,為了子女今后的發(fā)展,寧愿自己吃點(diǎn)苦,也堅持在海外生活,留在唐人街工作?!?nbsp;   
     21世紀到來(lái),面向全球化發(fā)展,國內高等教育邁向國際化,年青一代追求更高的理想,見(jiàn)識先進(jìn)的社會(huì ),為日后發(fā)展鋪路,留學(xué)移民形成新潮流。與全國總趨勢一樣,五邑地區的留學(xué)移民人數明顯增長(cháng),留學(xué)國家普遍集中于美國、加拿大、澳洲、新西蘭等地。他們有的是土生土長(cháng)的本地人,有的是父母在江門(mén)工作,他們申請到海外留學(xué)。    
    “五邑地區移民潮的常態(tài)化將持續一段時(shí)間,家庭團聚移民數量會(huì )增大,留學(xué)移民的人數也逐年增長(cháng)?!睆埥淌陬A測。這一正常的交往,隨著(zhù)新移民的增長(cháng),無(wú)論對于五邑僑鄉還是海外,都將起到積極的推進(jìn)作用。

    海外華僑華人新力量

     張教授說(shuō),“具有海外留學(xué)或工作經(jīng)驗的年青一代的新移民與海外華僑新生代,兩者各有優(yōu)勢和特點(diǎn),這兩種力量對五邑僑鄉的發(fā)展都起著(zhù)不可或缺的作用?!?nbsp;   
     留學(xué)新移民,他們自小在中國大陸長(cháng)大,受中華傳統文化熏陶。他們帶著(zhù)中華文化的思想到海外,并學(xué)習和吸收新文化,嘗試融入新的文化氛圍。張教授提到:“當中國日益強大,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增強,中國政府主張中華文化走出去的大環(huán)境下,留學(xué)新移民由于自身中華文化的積淀,當他們熟悉僑居國的法律、社會(huì )、文化等狀況后,身體力行地推動(dòng)中華文化發(fā)展具有相當大的優(yōu)勢。他們成為民間走出去,宣傳中華傳統文化精髓的重要依靠?!睆埥淌趶娬{,尤其是上世紀80年代在中國出生,到海外留學(xué)的新移民,他們伴隨改革開(kāi)放長(cháng)大,看到的是中國逐步走向強大,他們心中的祖國形象跟上世紀40、50年代出去的老華僑移民是不一樣的,盡管都一樣親切,但感受不同。同時(shí),他們在中國大陸有著(zhù)扎實(shí)的根基,父母、同學(xué)都在中國。即使日后回來(lái)發(fā)展,他們也會(huì )水土相服。    
     新生代華僑在僑居國出生,自小接受教育與當地的孩子融合一起;在家里,父母會(huì )向他們傳授中華文化教育的思想。他們的生存能力、溝通技能相對較強,對于如何在這一國際化的職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和文化氛圍當中發(fā)揮自己的才能,更如魚(yú)得水,將可成為各領(lǐng)域的骨干人才。   
     華僑新生代青年盡管在僑居國出生,從小受當地文化教育影響,但骨子里、血液里與家鄉、與祖籍國有割舍不斷的聯(lián)系,這是家族先輩留傳的祖訓,是中華傳統思想中最基本的特質(zhì)。華僑新生代應加深對祖國文化的真切體驗,加強與當地僑團的文化聯(lián)系,加緊與家鄉組織的密切聯(lián)絡(luò ),擴大中華文化在海外的影響力。他們比留學(xué)新移民更顯優(yōu)勢在于,熟悉當地社會(huì )的處事方式,為在海外傳播中華文化精髓發(fā)揮積極作用。此外,中國大陸發(fā)展建設不斷需要優(yōu)秀人才的支持,海外華僑新生代帶著(zhù)自身的優(yōu)勢回到家鄉投資建設,發(fā)揮的作用與留學(xué)海龜也不一樣。

    近年,僑務(wù)部門(mén)積極在引僑資,引僑力,引僑智等方面開(kāi)展工作,團結和吸納海外華人華僑新生代青年回家鄉拓展事業(yè)。其中,每?jì)赡暌粚玫氖澜缃T(mén)青年大會(huì )搭建一個(gè)重要平臺,聯(lián)合世界各地華僑華人青年精英,促進(jìn)相互溝通,以達到合作共贏(yíng)的目標。

    無(wú)論以何種身份移民到僑居國,都為海外華人華僑力量注入新血液。唐人街的僑團、新移民僑團、留學(xué)生僑團,都為拉近、推動(dòng)、加強與祖國的聯(lián)系,起到紐帶的作用。海外華僑華人青年是具備良好素質(zhì)的一個(gè)特殊群體,他們扮演民間外交使者的角色,為推廣和傳播中華文化,肩負重要職責,發(fā)揮集體力量。

 

【關(guān)閉窗口】 【打印本頁(yè)】

上一篇:新生代“中國特性”趨弱 華人身份認同淡化需破解

下一篇:中國近五百年移民史:方言與賺錢(qián)機會(huì )引導遷移足跡

地址: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成吉思汗東街22號 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0471-4813674
Copyright ? 2024 內蒙古自治區歸國華僑聯(lián)合會(huì ) 版權所有
蒙公網(wǎng)安備15010502001091號   蒙ICP備2021000828號 技術(shù)支持: 一街科技